稍早前,熱心人士送謝樹華一輛二手單車,這成為他的寶貝,他最喜歡就是騎車去上學
  文/圖 羊城晚報記者 陳強
  謝樹華,今年10歲左右,茂名高州石鼓鎮丁嶺村人,一人獨居在遠離村莊的村廟裡,與冼太夫人等八尊神像為伴。他是“孤兒”,5歲左右父親死了,母親不知所終。但他又不是“孤兒”,因為是黑戶,一直沒納入官方孤兒救助體系,未享受相關福利與照顧。
  自父親死後,謝樹華全靠同村一殘疾人養育。但今年春節過後不久,謝樹華與養父鬧彆扭,離家出走,找回後養父拒絕再收養他。謝樹華父親、爺爺均是獨子,村裡沒有親人,也沒人願收養他,於是一個人住進了村廟,已近半年。
  半年多,靠著一些熱心人士捐助的米、油、鹽,謝樹華飢一頓飽一頓,孤苦伶仃地活著。而像謝樹華這樣的事實孤兒,野草般生存著,並非個案。
  被棄
  每天6點不到,謝樹華就醒了。“蟲子會把我叫醒。”原來,村廟門前有兩棵老樹,天不太亮,蟲聲就開始此起彼伏。
  他的親生父親已去世多年。父親走後沒多久,家中房屋全部倒塌,謝樹華無處棲身。於是,村幹部讓同村一殘疾人收養他。殘疾人也姓謝,是謝樹華出五服的堂伯,樹華叫他五爹。五爹無兒無女,在外面撿了一個有精神疾病的女人,居住在低矮的土坯房裡。
  五爹家每月固定收入就是低保。而謝樹華一天天長大,五爹一天天變老。“樹華老覺得自己很厲害,壓根就看不起我。”65歲的五爹感覺自己越來越管不住這個養兒了。
  今年春節過後,謝樹華貪吃,偷了五爹的錢,結果五爹說了他一頓。謝樹華一方面因為害怕,一方面因為倔強,就一個人跑了。五爹與村民滿山遍野地找了幾天,結果在一片竹林找到了他。
  “我那天上山去轉一轉,看到地上有一麻布袋,掀開一看他躺在下麵。那時天還比較冷,他身上就蓋著麻布袋,都快凍死了。”最先找到謝樹華的村民回憶道。而在出逃的幾天里,謝樹華就靠著偷地里的西紅柿與甘蔗果腹。
  謝樹華回來後向五爹認錯,但五爹拒絕再收養他。“這孩子跟他爸脾氣一樣,很反骨。”五爹說,樹華父親曾經不願意贍養樹華奶奶,把老人家趕出家門。
  而村裡沒其他人願意收養他。不得已,村幹部想起村外的廟裡有一個雜物房,便把他臨時安置在那裡。這一住,就是近半年。
  黑戶
  謝樹華不喜歡周末,他更喜歡學校。學校里有朋友玩,而周末通常只能一個人獃在廟裡,要不就是在村裡亂轉。
  6月14日是周六,不用去學校。上午,謝樹華麻利地給廟裡的菩薩斟茶、上香、擦拭臺座,打掃衛生後,整個上午就無所事事。村裡有人辦喜事,他去看了一會熱鬧,但很快被打發走了。
  村裡人對於謝樹華到底多少歲,並不太清楚。有人說他8歲,有人說他10歲,也有人說他11歲。謝樹華父親在村裡人緣並不好。據瞭解,謝樹華父親患“大脖子病”,一直沒娶媳婦,快60歲時才從廣西買了一個30多歲的寡婦。
  當時,寡婦還帶來了一個小女孩。後來,小女孩生了謝樹華,當時才16歲。村裡人流傳是謝樹華父親強暴了小女孩。小女孩後來還生了一個孩子,但不幸夭折了。此後不久,小女孩不辭而別,再也沒有回來過。謝樹華對父親有點印象,但對母親一點印象都沒有。
  謝樹華父母並沒有結婚證,孩子也是在家接生的,結果謝樹華一直沒有上戶口。五爹收養謝樹華,不懂也沒想去辦收養手續。
  娘家與謝樹華同村的古亞妹,出嫁到鎮上後,是當地一名熱心志願者。她說,高州很多事實孤兒,不少是黑戶,他們家庭情況跟謝樹華差不多,都是一些老光棍,娶了或買了外地的女人,女人生了孩子後離去,結果父親病故,孩子便成為了“孤兒”。
  溫飽
  快到中午飯點時,記者問謝樹華中午一般吃啥,他愣了一下,說不吃。原來,他悄悄地吃完記者買去的兩斤荔枝,拍拍肚皮,說已經飽了。
  平常,謝樹華也很少吃午飯。周一至周五上學期間,學校里有早餐供應,不要錢。於是,謝樹華早餐會吃多點,中午就不吃午飯。偶爾實在餓得不行了,就騎別人送他的自行車趕回家,生火煮點白粥吃。
  村廟一側有一個小房間,是樹華的廚房。雖然小房間里有兩口大竈,村民們過年例時會使用。但謝樹華1米出頭的身高,壓根夠不上竈台。於是,村民幫忙壘起了一口小竈。
  廚房裡只有一口鋁製小圓鍋,因磕磕碰碰,錶面已經凹凸不平。記者問他怎麼做飯,“就是油、鹽、米一起放在鍋里一起煮,煮熟了就可以吃了。有時,村裡有些人會給我一些菜,我就把菜混在一起煮,如果有肉也放一起煮。”
  現在,謝樹華最會做的就是煲粥。他說自己原來在養父家,每天起床第一件事,就是煲好粥給養父吃,然後再去上學。
  廟裡設有兩個捐款箱,裡面有一些香火錢,雖不多但也有幾十元。近半年,通常身無分文的謝樹華,卻沒動一分一毫。“我已經知道錯了,不能偷錢。”
  噩夢
  入夜後,謝樹華通常早早就睡了。他原來喜歡看動畫片,但現在廟裡沒有電視機,沒法看了,又沒有其他娛樂,所以只能睡覺。
  一個人睡廟裡害怕嗎?他說,不害怕,有菩薩在,大人說菩薩會保佑人。但他經常睡不著,尤其是雨天,一夜要醒好幾次。為什麼睡不著呢?他不願意說。
  問他會做夢嗎?他支支吾吾地說,自己做的夢蠻恐怖。“我經常夢見爸爸來拉我的腳,讓我跟他一起走,我不肯,我喊救命,但他還是拉我,然後我就醒了。”謝樹華說,最怕在夢裡見到父親。
  但一到打雷下雨天,他就會夢見父親。
  謝樹華父親在謝樹華母親走後沒多久,又摔傷了腿,喪失勞動力。一天傍晚,約5歲的謝樹華回到家,看到父親摔在地上,“我不知道他怎麼了,就去扶他,摸他後腦勺,結果手上全是血。我在身上抹了抹,又去扶他還是扶不動。”
  那時,幼小的謝樹華,壓根不知道什麼叫死亡。謝樹華父親就那樣在地上躺了兩天。後來,有鄰居來他家串門,才發現謝父死了多時。
  說起這一幕,謝樹華語氣平淡,好像在說一件與自己不相干的事情。
  未來
  早在2011年,廣東省出台孤兒養育標準,規定應給予機構集中供養孤兒每人每月1000元和散居孤兒每人每月600元的基本生活補貼。近年來,廣東省內各地已逐步提高了這一標準,高州當地散居孤兒補貼每人每月已提高到700元。
  但謝樹華雖已成為“孤兒”多年,但一直沒有也無法享受這一福利。因為補助發放對象是政府在冊的孤兒,即那些有孤兒證的孩子。但謝樹華是黑戶,當地幫他申請孤兒證多年未果。
  6月12日,“拍好茂名網”負責人黃啟亮從朋友處得知謝樹華情況後,想為謝樹華募捐。但他馬上發現了一個問題,謝樹華是黑戶,沒有任何身份證明,又未成年,又沒有監護人,誰來保管善款呢?黃啟亮不得不聯合了茂名市義工協會,設立了專門賬戶,給謝樹華募集捐款。
  6月14日,記者在丁嶺村採訪時,碰到了一對茂名夫婦帶著5歲的兒子來看望謝樹華。妻子是一名教師,“接觸下來,發現謝樹華很聰明。就怕正是在性格、價值觀形成期,沒有大人管教、指導,將來走上邪路。”編輯:  (原標題:黑戶孤兒獨具村廟 常夢見父親要拉走他)
創作者介紹

qtzfyfojswuod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